主页 > 留学新闻 >

我可能是你朋友圈中,唯一的爱沙尼亚留学生

/2019-01-29 17:45

  好久不见!

  快两个月没有写新文章了,觉得有点愧疚。

  从8月份来到欧洲之后,每天都过得很挣扎,一方面试图努力融入一个新的社群,另一方面又不舍得以前的联系。

  在这种自我矛盾的心态之下,我就选择了暂时先不更新微信公众号。

  但是长此以往其实也不是个办法,而且我还有很多想要分享的东西,所以还是继续更新吧。

  经历了长达6个月的申请季之后,我终于如愿以偿地来到了东欧的这个小国——爱沙尼亚,成为了一名塔林大学的研究生。

  首都塔林是一座人口只有40万的城市,这里的生活目前来看让我觉得很快活。

  

  爱沙尼亚在这里,请牢记好吗?

  初次来到一个新的城市,那种感觉是兴奋的。

  你所面对的一切都是新的,就连扔垃圾的时候选择远一点的垃圾桶都能让我高兴两秒。

  我在这里已经住了3个星期了,当新鲜感渐渐退去之后,我发现这个城市的生活依旧让我感到快乐。

  

  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,我似乎变得更自由了。

  从青春期开始,我对「自由」就有一种病态的追求欲。

  我不愿意服从管教,但在学校的生活中,服从是获得自由的一道通行证。

  

  你只有遵循某些规则,才能获得别人无法获得的特权。在知道了这个道理之后,我觉得我的自由比别人要多一些。

  加入学生会,是为了可以在别人去上操的时候能够出去玩儿;努力学习,因为成绩好的学生就算不来学校,老师也不会说什么;积极参加各种活动,换来的是在上课时间可以做一些别的事情。

  但是这样的自由实际上并不是纯粹的自由,我依然带着枷锁。

  

  长大以后,对自由的渴望依旧没变,所以我选择了远比高考成绩要低很多的大学,选择了在一家全球闻名的公司工作三个月后就辞职,选择了飞往非洲不到3个月就匆忙回国,选择了在家混吃等死,每个月靠零散的文案工作来支撑生活的支出。

  在长大后的这段日子里,我时常在想,我所追求的自由,到底还算不算是自由?

  

  从表面上来看,之前的生活似乎很美好,平均每个月只需要工作5天,而且在家完成就可以;一个月的到手工资够花,5位数至少是有的;在工作日包场看电影,周末在家做一只咸鱼,想要做什么就去做,似乎已经是很舒服的人生状态了。

  就是人生中的某一刻,我突然意识到,我似乎被自由的定义绑架了。

  

  《人类简史》中最让我感到细思恐极的一句话,是说“任何没有实质的东西都是人类捏造出来,用来控制更多人类的。”在这个定义下,国家是虚无的,信仰是缥缈的,法律是个伪命题,道德只是个枷锁。

  那么,自由是不是也是如此呢?

  

  我感觉,自由似乎也是一个虚假的定义而已。那些生活在大都市里的人,叫嚣着追求沙县小吃自由的人,难道我就比他们自由很多吗?

  我依然要担心明天吃什么,依然要考虑十年后我要做什么,依然要为我的未来着想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我根本没有实现自由,我被自己对于自由的追求欲绑架了。

  

  而来到爱沙尼亚之后,事情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

  第一个感受是,我的生活重新拥有了目标。

  我自己认为,在接受了国内长达16年的教育之后,我人生最大的败笔在于,失去了寻找自我目标的本领。

  

  小学的目标是考上好初中,初中的目标是上个好高中,然后是好大学,再来是好工作。

  人生目标已经放在了那里,似乎除了这个目标之外,其他的东西都是糟粕,是毒品,是需要被唾弃的。

  但事实上,就是因为这种既定目标的存在,让太多人选择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专业,走向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岗位,最终过上了一个旁人看来光鲜亮丽,可是甘苦只有自知的生活。

  重新读研,一方面再一次给了我一个新的目标,那就是要顺利毕业。

  

  另一方面,见到越来越多不一样的人,也让我明白了人生的多种可能性。

  我到爱沙尼亚的第一个房东,也是现在经常陪我玩儿的朋友Dennis,就是一个把生活过的很出彩的人。

  Dennis会说三门语言,英语俄语爱沙尼亚语。本科的时候学的marketing,但是marketing的那些东西对他来说实在太简单了,于是平时就出去工作。

  

  那时候,他给一家卖理发产品的公司做翻译,每天就是把产品信息翻译成俄语和爱沙尼亚语。

  他跟我说,如果你每天面对的就是那些东西,每天都要阅读产品说明,到最后你却没有自己试一下的欲望的话,那你真的是太蠢了。

  于是,Dennis成为了一名理发师。

  

  与其说是理发师,不如说,他成为了一名造型师。

  虽然不是科班出身,但是Dennis对于造型的理解很深,没过多久就被邀请参加爱沙尼亚的一场时尚秀,担任造型师。

  再之后,他登上了当地的各大时尚杂志,甚至还被邀请去芬兰做造型。

  

  经历了这一切之后,他现在每周去salon上两天班,预约制,每天最少赚500欧元。

  如果是一名中国的商科毕业生,最终变成了tony老师,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他?

  另一个有趣的人,是我的老师Heli。

  Heli是这个学期一门课的教授,教爱沙尼亚音乐的。

  她是爱沙尼亚人,以前是学音乐的,在学校教音乐,一做就是15年。

  然后,她选择去芬兰攻读博士学位,学成之后会到爱沙尼亚,进入塔林大学做教授。

  因为刚上了一个星期课,我和这位老师的交流并不多,但是她说的一句话让我记忆非常深刻。

  当提到她为什么会来这里教书时,她跟我们说,因为人生很长,总过同一种生活难免有些无聊,所以我就想试试看换个生活方式。

  

  对她而言,这大概就是稀松平常的一句话,可是却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一直以来,我都在不停地为自己的人生做各种规划,在这些不断被推翻,又不断被建立的人生规划中,唯一没有被规划在内的,便是很可能会产生的,对生活的厌倦感。

  一直以来,我总觉得,我能够找到一种永恒的生活方式,从此不再需要改变,一劳永逸。

  我是个懒人,我希望生活可以一成不变的好下去,这样就不需要我再去考虑更多事。

  但事实上,没有哪种生活是一成不变的。再精彩的生活,也有曲终人散的那一刻。

  

  当光怪陆离的世界崩塌,只剩下尘埃和污垢的时候,生活的无聊感席卷而来,如果不重拾对生活的热忱,那就只能成为一只真正的咸鱼。

  而在这里遇到的每一个人,都让我看到了对于生活的万千可能。

  他们对当下的生活其实都不太满意,但并没有人决定就这么凑合过一生就算了,而是在不断的挣扎之中寻找真正的自己。

  我觉得这是我真正想要追求的人生态度,也大概才算是真正的自由吧。

  爱沙尼亚的生活才刚开始,一切还都是未知。

  但至少目前来看,一切都好。

  

  本来就只是想随便写点儿什么,一不小心又写了两千字,实在不忍心难为依旧还在关注的各位朋友了,就暂时停在这里吧。

  关于这个国家,你想知道什么,欢迎留言给我。

  就这样吧,我们下回见!

我可能是你朋友圈中,唯一的爱沙尼亚留学生